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库 > 其它 > 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
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

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

作者:

状态:已完结分类:其它

时间:2024-06-25 07:20:20

给大家带来了《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》的主要情节:时江,向来是我最有信心的后盾。 程婉若却突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当着众人的面点开手机,是时江的语音条,声音慵懒随意: “别吃醋了,我的好妹妹,你要是真的想让她出丑,我随便用个借口就把她骗来了,你开心最大。” “她能有什么意见?她还指着我救她家呢,一个玩具罢了,你随意。” 程婉若将手机扔在草地上,对我挑衅的做着口型: “玩具小姐,那就让你看看,你和江哥哥十七年的感情到底算什么?”

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,青梅竹马的男友为了新欢霸凌我精彩阅读

  青梅竹马的男友为了新欢霸凌我。

  他任由新欢对我肆意欺凌。

  我反抗,他就挖掉我一个肾给新欢赔罪。

  甚至逼死了我的爸爸。

  后来,我攒够了失望绝望离开。

  而前男友攥着我留下戒指哭得肝肠寸断。

  1

  此时,时江的朋友们聚在时家别墅的后院里烧烤喝酒,热闹非凡。

  他们是为了庆祝时江刚进入时家集团,就顺利拿下一个海外大单,营收七亿。

  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跪在泳池的角落旁,已经三个小时了。

  时江说,我们俩要演一出“苦情戏”给他后妈卞玲看。

  说来,那个海外订单原本是颜氏的,可不知为什么突然被时家拿了去。

  这一切大概是卞玲的手笔,她一向不喜欢我,也一向反对我和时江的恋爱。

  眼看着颜氏公司岌岌可危,时江将我搂在怀里轻声安慰。

  “放心,颜倾,我不会放任不管的。”

  于是他同我策划这一出,只要让卞玲看见我的诚心,他一定想办法说服卞玲出手拉一把颜家。

  可我等来的,是时江后妈的女儿,时江没有血缘的妹妹——程婉若。

  她穿着鎏金的蓬蓬裙礼服,掐着我的下巴,勾起嘴角讽刺:

  “江城龙头企业颜氏的千金颜倾——怎么跪在这儿啊?你看你,膝盖都渗血了呢。”

  “真是时江的一条好狗呢,比我妈妈的宠物狗还听话。”

  她用尖头的鞋尖不动声色地踢了我一脚,我的双膝在撒着碎石的草地上摩擦出一片血痕。

  我一声没吭,只因余光里看到三楼书房落地窗前有两个身影。

  那是时江和卞玲。

  我的爱人,正用尽全力帮我,我怎么能掉链子呢?

  我的沉默换来的是程婉若姐妹们的嘲讽:“有些人,不会还以为自己是以前那个呼风唤雨的颜家千金吧?”

  “现在颜氏集团是生是死,还不是时少爷一句话的事?”

  “南城的人谁不知道,时江现在爱的,是婉若!你算什么东西啊?”

  “要我说与其在这里等时江为你那个该死的爸爸求情,还不如先求求我们婉若,说不定她还能帮你吹吹时江的枕头风呢。”

  楼上的身影消失后,我强撑着膝盖站起来,对上一众人戏谑的目光,我冷笑:

  “我和时江相识十七年,我们的感情不是一个什么随随便便的女人就能打败的。”

  “何况,他对我有关于生命的承诺,你们还是别在这里狗叫了,免得颜氏东山再起打你们的脸。”

  时江,向来是我最有信心的后盾。

  程婉若却突然“噗嗤”一声笑了出来,当着众人的面点开手机,是时江的语音条,声音慵懒随意:

  “别吃醋了,我的好妹妹,你要是真的想让她出丑,我随便用个借口就把她骗来了,你开心最大。”

  “她能有什么意见?她还指着我救她家呢,一个玩具罢了,你随意。”

  程婉若将手机扔在草地上,对我挑衅的做着口型:

  “玩具小姐,那就让你看看,你和江哥哥十七年的感情到底算什么?”

  说完,程婉若猛地向后倒去,直接掉进了身后的泳池里。

  刚刚走进院子的时江听到程婉若的呼救声,脸上满是藏不住的惊慌。

  他飞奔过来,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一头扎进了泳池。

  可我才是他的女友不是吗?

  今天我是来陪他上演苦情戏的,可现在我却倒像是个看客,看着他和程婉若上演了这出爱情大戏。

   

   

  2

  被捞上来的程婉若呛了两口水,脚踝又被池壁嗑到,微微红肿,此刻虚弱的躺在时江怀里。

  她一双朦胧的眼红了个彻底,紧紧抓着时江的衣角啜泣。

  时江颤抖的手抚摸着程婉若的脚踝,声音冰冷:

  “婉若受了这么大的痛,颜倾,道歉。”

  “江哥哥,不要了,我的脚没事的……”

  时江和程婉若四目相对,他像哄小孩一样耐心安慰:

  “好了,受伤了就听话,乖,医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  说完,他将程婉若抱到身后的椅子上坐着,居高临下的望着我,皱起了眉:

  “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吗?给婉若道歉,否则,我不但不会救你爸爸,还会起诉你恶意伤害,懂?”

  我看着比我高出大半个头的时江,终是没忍住,颤着声音问他:

  “你……?救我爸爸的人难道不是你后妈吗?”

  一旁他的朋友嗤笑:“时江早就是执行总裁了,否则那个海外大单时江怎么有执行权呢?”

  “那你跟我说,我们演戏是……?”

  “哦,”时江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:“婉若她生理期,心情不好,我想逗她开心而已。”

  我垂下头,眼泪还是落了出来:“那你记不记得,今天也是我的生理期呢。”

  刚刚程婉若那一脚让我的膝盖磨破,我弯着膝盖勉强支撑在原地,血正一点点顺着小腿往下流。

  我转身正准备走,时江一把拉住我:“颜倾……”

  身后的程婉若却突然大哭起来,嚷嚷着医生喷药弄痛了她,时江没有犹豫松开我的手,跑过去蹲在程婉若面前,小心翼翼地安慰着。

  我终于没忍住,瘫软坐在地上,双膝的痛感牵动着两条腿一点点僵硬,动都动不了。

  眼睁睁的看看时江将程婉若抱上担架,再温柔的拂去她脸上的发丝。

  紧接着他走过来,轻轻吹着我膝盖上血肉模糊的伤痕,满眼心疼的问我:“疼吗?”

  周旋在两个女人之间的游戏,时江玩的够好。

  但我没兴趣和他玩。

  我想站起身来,他却将我强行摁在原地,拿过酒精就准备给我清理。

  我反而冷静下来了,反问他:“时江,你知道你抢了我爸爸的单子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他先是茫然的呆滞了几秒钟,随后眼里填满了玩味和阴狠,我不由得渗出一身冷汗。

  我和他认识数十年,从未见过他有过这种眼神。

  “我知道,这意味着时家会越来越强大,意味着你再也不会离开我了——”

  说着,他将满瓶的酒精粗鲁的倒在我的伤口上,咧开嘴角:“你们颜家,必须死——”

  “为什么”还没问出口,密密麻麻的刺痛感让我直接痛的倒在地上,痛出了眼泪。

  时江站起来,语气冷漠:“我后妈今天根本没在家。”

  “马上滚出我家,还有,膝盖上的血别弄脏了我的草坪。”

  “很贵,你赔不起。”

  我看着时江决绝离去的背影,彻底怔在了原地。

  他一点也不像我心里的那个时江了。

  自从程婉若被卞玲从国外接回家来之后,时江眼里好像真的没有我了。

   

   

  3

  那晚,我用尽全力爬出时家后院,因为高烧晕倒在了路边。

  昏迷数天再醒来,我躺在医院的VIP病床上,后腰左侧缠着厚厚的纱布。

  手机里,有无数条时江的消息。

  【你去哪儿了?为什么不回我电话?】

  【你的伤还好吗?】

  【昨晚梦到你了,颜倾,我想你了。】

  ……

  和那晚狠厉的让我家必须死的那个时江,判若两人。

  护士进来为我拔掉点滴:

  “是因为肾脏摘除手术的伤口发了炎,导致高烧晕厥的,还有你膝盖的伤已经进行了包扎,既然动了这么大的手术,那就好好休息啊,年轻人还是要爱惜自己的身体……”

  说来,我的肾脏摘除手术,是在半个月之前做的。

  这就是时江给我的,关于生命的承诺。

  我认识时江十七年,就依赖了他十七年。

  在我们重逢后相恋的一年后,他却像变了一个人,晚上睡觉说梦话说什么“系统”“只能时家活”……

  而且他有时暴怒有时温柔,脾气捉摸不定,我只能小心翼翼的和他相处,殊不知,以前被我揪着耳朵训斥的时江,现在竟让我害怕。

  可那天他温柔地搂住我,说时老爷子得了尿毒症需要换肾,只要我肯捐出一颗肾,他一定会娶我回家。

  时江见我犹豫,单膝跪在地上,掏出一枚戒指来给我带上,温柔的亲吻我的手指:

  “颜倾,和我认识这么久,你难道不相信我吗……我会娶你的,我会把你当成时家的救命恩人一样尊重照顾。”

  我看着那枚我期盼了十七年的戒指,眼泪盈了满眼,点了点头。

  我想,他大概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导致脾气急躁,他爱我,我应当理解包容他。

  那晚,我抱着时江,看着天花板的水晶灯晃了一夜,满心幻想着我们婚后的甜蜜。

  我喝了口水,思索着该怎么回复时江的消息,却看到程婉若发了条动态:

  【呜呜呜,开车路过尚贤路,一只狗突然冲出来,吓死我了,幸好有江哥哥为我摆平一切[爱心][爱心]】

  配图是她的车前扛被撞得凹进去一块,满地的血和狗狗的尸体被糊上了马赛克。

  但我还是看到了照片角落里被遗忘的狗牌。

  那是我的狗,我和时江一起养的狗。

  刚恋爱时,我们在饭店后门的泔水桶旁看到了这只小狗,我便动了领养的心思。

  时江亲手为狗狗打了一个狗牌,上面写着:【SJ&YQ的大宝】。

  他说,大宝是我们的第一个小朋友,第二个小朋友,就是我们的孩子。

  页面弹出一条新动态,时江在程婉若的朋友圈下面评论:【没事,一条狗而已,不值钱。】

  原来我们的大宝,在他心里,一文不值啊。

  我颤抖着手指,给这条朋友圈点了个赞。

  但我的心,此刻却没有了之前每每被他伤害时那种,被攥紧的感觉。

  下一秒,房门被推开,顾哲拎着饭盒走进来。

  他是我爸爸的“忘年交”,和我家有过不少的商业往来。

  他将精致的三菜一汤放在小桌板上,又将勺子塞进我手里,看着我沉默的吃了良久,才开口:

  “节哀,宠物是无辜的,我已经派了人去给大宝安葬了。”

  “他到底有什么好的?你就这么放不下他吗?”

  想必是,陈哲也看到了我那个耻辱的点赞。

  我一顿,大概是因为,我的生活里有太多他的影子。

  他已经融进了我的血肉之中,若要拔出来,那必定是比剜心之痛还要再痛上千百倍。

  “他是个神经病你知道吗?”

  对上我茫然的眼睛,顾哲拿出手机点开一段监控录像:

  “时江脑海里有了个天降系统,说可以带他事业飞升,他已经不是正常人了。”

   

   

  4

  视频里,时江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,像是和空气对话一般,自顾自的说着话。

  “我按照你的意思布了一整年的局,也就拿到了一个海外项目,这怕是不能搞垮颜家吧?”

  “他家竟然借了这么多贷款?啧啧……要不是说你是系统什么都知道呢,既然颜家和时家只能活一个,我倒要看看颜家会有多惨……”

  “你说,我完成了你给我的任务,有什么奖励?”

  “还不够?!为什么……这是我们提前说好的!”

  最后,不知道系统说了什么,时江挂上释然的微笑:

  “没关系,只要她留在我身边就好,我会照顾她的,她能陪着我最重要……”

  那一瞬间,我脑子里有很多根错综复杂的线,突然就融合联通在了一起。

  他说的那些梦话,都是真的。

  否则,他怎么会知道我爸爸和海外客户商定的合作细节,怎么知道我家的报价,又是怎么联系到的海外客户从中截胡呢?

  况且,我没做过任何配型,他却笃定我的肾脏能和时老爷子成功配型……

  曾经有太多太多的细节暴露在我眼前,可我身处局中,什么也看不清。

  可笑的是,他和系统冷眼看着颜家落败,却还对着系统和程婉若深情告白。

  恶心。

  我怎么会爱上他这样的男人?

  胃里翻涌,我没忍住,将刚吃下去的饭悉数吐出来了。

  顾哲拍着我的背,帮我顺气:“颜倾,他已经被系统牵着走了,你怎么求他他都不会帮你的!”

  “你什么都不懂又怎么能帮颜家东山再起呢,你也听到了,时江说因为颜家和时家只能活一个!”

  “但我可以帮你,绝对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想趁虚而入,只是你爸爸他帮过我很多……”

  我握住顾哲的手,还是为这十七年落下一滴泪来:

  “他早已经不是我心里的时江了,”

  “只要能救颜氏,救我爸爸,你需要我做什么?等爸爸拿回了所有订单,我一定会……”

  我话还没说完,顾哲的手机猛地响起来。

  接通电话他表情凝重,眼眶通红:“你爸爸,出事了。”

   

   

  5

  爸爸和舅舅在时家公司五十层的顶楼,一跃而下。

  那么高,他们都摔碎了,几乎成了烂泥,镶在地上,需要用铲子铲。

  我赶到的时候,他们的血肉已经被清理干净,抬上了殡仪馆的车。

  亲眼目睹一切的妈妈直接晕了过去,在救护车里再醒来时已经有些疯癫了。

  她失去了两个最爱的男人,她受苦了,我不怪她。

  短短一天,我家破人亡。

  可我不明白,破产的债务不多,爸爸和舅舅有能力偿还的,为什么他们就这样想不开……

  明明我已经走出了这段烂泥一样的感情,找到了可以救颜家的人……

  电视剧里,这时不是应该柳暗花明又一村吗?可我却跌入了更深的至暗谷底。

  时江和程婉若正站在一边和警察说着什么。

  远远望去,时江嫌恶了捂了下鼻子,贴心的给程婉若剥开一个橘子闻。

  我红着眼睛冲过去,却被顾哲死死地抱住,我昂着头不让眼泪落下:

  “时江,你非要将事情做得这么绝吗!你就这么恨我们颜家吗?我爸爸,他之前很喜欢你的你知不知道?!!”

  时江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,将程婉若护在身后:

  “她怀孕了,你别伤着她,有事冲我来。”

  ……

  颜家拜他所赐,死的死疯的疯,可他们时家却全家上下满心欢喜的迎接新生命了?

  程婉若看到了我穿的病号服,骄矜的扶着肚子,撩了下耳边的碎发:

  “多亏江哥哥心疼我在备孕期,不让我去给时叔叔捐肾,还得谢谢你啊,颜倾,多亏你救了我们全家。”

  她捂着嘴笑起来:“要不说我和时叔叔就是天生的一家人呢,全家只有我们俩的配型一样……”

  “什么……?”

  那一瞬间,我只觉得耳中响起止不住的耳鸣,程婉若的声音像用音响播放一样在我脑海中一遍遍炸起,眼前的景象也渐渐模糊了,取而代之的是那天时江掏出那枚戒指时,钻石上夺目的光亮。

  许是我的表情太吓人,时江脸上终于挂上了一丝不忍。

  他厉声打断了程婉若,走上前来,摸了摸我的头:

  “颜倾……你别怪我,好吗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系统的主意,我为了保全我的家人不得不做,我后妈和婉若不知情,她们是无辜的。”

  “捐肾的事……我替我爸谢谢你,这张支票算是补偿你的。”

  “不过系统说你对我没什么威胁,我们复合吧,我还是对你有感情的,毕竟和你在一起习惯了。”

  支票抬头赫然写着,十万块。

  十万块,连程婉若手上拎的那只包都买不起。

  我冷笑一声,将一直套在手上的那枚戒指摘下来,扔在时江脸上:“滚吧。”

  钻石的棱角划过,在他眼角留下一道小小的血痕。

  他不耐烦地开口:“我已经向系统求过,将你留在我身边了,你还想怎么样?”

  “怪我?恨我?可那是系统的任务,你能不能站在我的角度为我考虑一下?”

  “之前一直都是你求我,颜倾,别给脸不要脸。我都给你补偿给你台阶了,你还想怎样?”

  “你喜欢了我十几年,我知道你一时很难接受,但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。”

  “你成熟一点好不好?这些年,真是我把你宠坏了。”

  我直视他的眼睛,或许是我的眼神太冰冷绝情,时江眼里闪过一次诧异:

  “滚,我对你没有半点感情了,看见你的脸我都觉得恶心。”

  “你真的以为,我会爱你一辈子吗?这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了,我会很快忘掉你。”

  时江冷哼一声:“你还能忘了我……别说……”

  我转身就走,拉着顾哲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。

  车窗外,程婉若突然跪在地上孕吐。

  可时江像没看见一样,目光一直追随着我的车。

  他一定恨透了我,毕竟时少爷怎么会容忍别人拒绝他呢?

  向来,都是他将别人的自尊踩在脚下碾碎。

  可一向最心疼程婉若的时江,任凭她怎么叫,他都没转过头。

   

   

  5

  南城圈子里都在传,颜家破产后,颜倾带着她的疯子妈妈失踪了。

  众说纷纭,他们说我可能带着妈妈自杀了,也可能是被追债的卖到山里了。

  这消息传到时江耳朵里,他不屑一顾的抽着雪茄。

  “别演了,又是颜倾的把戏吧?求我不成开始玩欲擒故纵这一套。”

  “呵,你们转告她,她还是太嫩了,要想和好尽管来,我不会看不起她。”

  可没人应他。

  我失踪的第三个月,时江还是带着大着肚子程婉若出席各种场合,秀尽恩爱。

  甚至还煞有介事的发给了我两张亲昵照片,随后又借口发错了。

  我失踪的第六个月,时江有些慌了,他每天都会给我打电话发消息,但却得不到任何回应。

  我失踪的一年,时江急了。

  利用私人关系查遍了南城所有的交通工具乘坐名单,又派人用特殊手段监听我的电话号码有没有动态。

  我失踪的第二年,时江总是开车到我家楼下,坐在车里沉默的吸烟。

  他甚至在圈里放了话,谁有我的消息,赏金五十万。

  我冷笑,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。

  我回到南城后,见到的第一位时家人,是卞玲,在时江背后支撑着时家的一个杀伐果断的女人。

  她来我的宠物店里,给她的宠物狗挑选牵引绳。

  她一眼就认出了我。

  表面上是和我闲聊,眼里却是满满的试探。

  “颜倾,既然回来了,为什么不给时江打个电话,他一直在找你。”

  我低头结账:“见到了你,不就等于见到了时江吗?反正你们时家人,一直很团结。”

  这几年,时江拥有系统的事情人尽皆知,有人说他是说谎骗取信任,也有人说他是业界的天选之子。

  但他的多个决策都让时家赚的盆满钵满,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系统的说法,时江身边也有了越来越多的追投企业。

  时家,一时成为了南城的龙头企业。

  卞玲笑了笑:“他现在有了权利和人脉,不太听系统的话了,你要是愿意,大可以回头。”

  我没应她,收了钱后她抱着狗离开,却又折回来告诉我:

  “时江早就不在家里住了,他不喜欢婉若的孩子,我把她们母子俩送到国外了。”

  “知道婉若撞死的狗是你们的大宝,时江很后悔,又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狗。”

  “就养在你们之前住的房子,叫时小宝,你可以去看看,那两只狗真的长得一模一样呢。”

   

   

  6

  卞玲嘴里说出的话,也是时江想说的话。

  既然他想让我回去,那我就回去好了。

  刚进门,时江就像一条饿久了的狼一样,扑上来将我死死锁在怀里,对我又啃又咬。

  我拼命的挣扎推开他,美甲上钻划过他额头,留下一条细长的伤痕,正向外渗着血珠。

  他像感觉不到痛一样,扬起了嘴角:“这才像你,这才像之前的你,颜倾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,你还愿意回来你是爱我的……你知不知道找不到你的这几年我快活不下去了……”

  他将我抱得更紧,趴在我肩膀上沉醉的呢喃着。

  “我把我们的大宝接回来了,你也回来了,我早就和系统说过,我要把你留在我身边……”

  “我现在正在争取一个全新领域的科技项目,你相信我,只要我成功了,我会让你过上最奢靡最富贵的日子……”

  那只和我的大宝相似度极高的狗见了我这个生人,在一旁疯狂的吠着,一点也不像大宝那样乖巧。

  你看,就算外貌相似,也没有什么是可以代替的。

  就像十七岁的时江和二十七岁的时江,同一张脸,同一张嘴,都在说爱我。

  可这爱,怎么可能一样呢。

  我推开他,看着他的眼睛,扬起嘴角。

  “我没有爸爸了,我妈妈也没有哥哥了,你让他们活过来,或者让时光倒流,我就相信你爱我。”

  “你的系统,不是很会给你出谋划策吗?”

  我正欲离去,却被身后的时江一把钳住。

  他利落的锁上房门,从背后反剪我的双手,笑得疯癫。

  “颜倾,好不容易等到你回来了,你以为我还能让你跑吗?”

  “你想干嘛?”

以上就是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,全文故事情节紧凑、幽默、妙趣横生,作者文笔代入感强,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。

相关内容推荐

杨柳公子点评:

《失望够了,不再爱他》这本小说越是到后面越是好看 但大大你是不是要越是到后面就越不要吊我们的胃口,赶紧更新的呢

猜你喜欢

最新其它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