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小说库 > 其它 > 我的奶狗男友
我的奶狗男友

我的奶狗男友

作者:

状态:已完结分类:其它

时间:2024-07-10 05:45:32

《我的奶狗男友》,是作者最新写的一本其它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“不是妒忌,是感激。”我面向她,嗤笑,“要不是你,我怎么会拥有如此高大帅气、体贴温柔的新欢呢。” 许皓辰扭头笑吟吟注视我,我注意到陈诗月的目光明显凝滞了一下。 “还有——”不等陈诗月开口,我话锋一转,“你们是刚从垃圾回收站爬出来的吗,开口闭口不是酸就是臭!” “你!”陈诗月被激怒,上前两步就要扇我耳光。 长而尖锐的鲜红指甲狰狞可怖,沾上了不是破皮就是毁容。

我的奶狗男友第1章精彩试看

  身为公司老总,我却找了个穷学生男朋友。

  追我的富二代不服,“他比我好哪里了,一身土酸气,看着就晦气。”

  直到我男朋友以新锐投资人身份,接受知名财经杂志专访。

  他这才哑巴了。

  1

  给男朋友买腕表,没想到撞见前任宋青禾。

  “钟意,都说人往高处走,怎么你反而学会倒贴了?”他一出口就是讥讽。

  我不想搭理他,自顾自将表戴在许皓辰手腕上。

  磨砂青铜表壳、石板灰色表面搭配黑色皮带,套在他纤长白皙的手臂上,低调又不失大气。

  “这块表很衬你。”我对佩戴效果很是满意。

  “好是好,就是太让你破费了。”许皓辰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一身穷酸气,真是白糟蹋了一块好表。”我还没说话,宋青禾又来找存在感了。

  “亲爱的,你听见哪里有疯狗乱叫吗?”我皱眉问许皓辰。

  “有吗?”他疑惑又懵懂地扭头看我,“在哪里?”

  他的表情太过逼真,我“扑哧”笑出声来。

  “钟意,你说话别太过分!”身后传来宋青禾的呵斥。

  “明明是你先招惹我的。”我扭头,视线在宋青禾和他新欢陈诗月身上转了一圈,冷笑,“怎么,你们俩还没分呢?”

  “呦,好大的酸臭味~”陈诗月抬起一只手,在鼻子前做作地扇了扇,“有些人啊,留不住男人的心,就不要妒忌别人恩爱甜蜜啦。”

  “不是妒忌,是感激。”我面向她,嗤笑,“要不是你,我怎么会拥有如此高大帅气、体贴温柔的新欢呢。”

  许皓辰扭头笑吟吟注视我,我注意到陈诗月的目光明显凝滞了一下。

  “还有——”不等陈诗月开口,我话锋一转,“你们是刚从垃圾回收站爬出来的吗,开口闭口不是酸就是臭!”

  “你!”陈诗月被激怒,上前两步就要扇我耳光。

  长而尖锐的鲜红指甲狰狞可怖,沾上了不是破皮就是毁容。

  美甲嘛,谁没有呢——

  我左手擒住她胳膊,右手抬起狠狠就是两巴掌。

  神奇的是,她的身子在半路打了个转儿,直直倒向许皓辰那边。

  像她这种沾上了就甩不掉的鼻涕虫,谁沾谁倒霉。

  得亏许皓辰机灵,拉着我迅速往边上退了一步,避开了她的触碰。

  等站稳,他还贴心的从挎包里给我拿湿巾擦手。

  “老公你看,她打我!”碰瓷不成,陈诗月捂着脸扑进宋青禾怀里。

  宋青禾看了一眼我和许皓辰,大概是碍于跟许皓辰的身高差,有气没敢撒。

  “小弟弟,你身边这位可是母老虎,劝你还是趁早远离的好。”没求到支援,陈诗月闻声愤然扭头。

  “我家意意明明是个小仙女,你才是母老虎、母夜叉。”许皓辰揽着我肩膀怼她。

  男朋友这么给面子,我不客气地笑出声来。

  我一笑,陈诗月脸就黑透了。

  “钟意,你说你一个开公司的,找了这么个穷学生做男朋友也不嫌晦气。”挑拨不成,她开始无差别攻击,“你可要当心了,沾了一身穷酸晦气,迟早家底败光。”

  “少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!”我不屑冷笑,“再说了,我家底多少怎么败,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吧?”

  当初她绿茶上位,我承认她技高一筹,认了。

  可我开了家自媒体公司千域谦寻后,她跟着开了家西江月,想方设法挖我员工和客户,这就不能忍。

  对于这样阴魂不散的人,我做不到和颜悦色。

  “钟意,月月说得对,你——”宋青禾居然充当起和事佬。

  “不想听不认同不在乎。”我打断他的话,“宋青禾,当初分手我没占你一分一毫的便宜,现在麻烦带着你的人麻溜滚。”

  不等他答话,我扭头问许皓辰,“这块表喜欢吗?”

  他的眼眸弯出温柔的弧度,“喜欢,我家意意挑的我都喜欢。”

  “给你买。”我冲他抛了个媚眼,掏出信用卡递给看傻了眼的柜姐,“SA,刷卡。”

  “钟意,你别得意得太早。”身后传来陈诗月叫嚣的呼喊,“我还给你备了份大礼呢。”

  说是礼,声音里分明淬了毒。

  当天晚上,我就知道了她说的“大礼”是什么。

  2

  许皓辰准备晚餐时,合伙人唐婧冉给我发了几个视频。

  公司一个百万级博主,被几个博主联手锤抄的视频。

  好巧不巧,有两个来自于西江月,就是陈诗月的公司。

  我还没了解前因后果,陈诗月就以受害人身份发表公司声明,表示一定要讨个公道。

  她还点名道姓,把我们公司拉出来架在火上浇油烤。

  烤的那叫一个灰头土脸、外酥里嫩。

  我这边的博主算是小有名气,西江月那边明显是买了流量和水军,热度迅速发酵。

  一时间,我的手机被各大品牌合作商打爆了。

  当着许皓辰的面我没敢接。

  我的公司,说好听点是自媒体公司,说不好听的就是网红孵化基地。

  这年头一沾染上“网红”这两个字就莫名让人轻看三分,所以我一直没告诉许皓辰我是做什么的。

  “我去你家还是你来公司?”唐婧冉夺命连环Call我。

  解决这种事宜早不宜迟,纠结再三,我选择了去公司。

  美色得私藏。

  我怕唐婧冉见着许皓辰这号人间尤物,坑蒙拐骗哄着他出道。

  开车去公司的路上,我放心地接听了合作商的电话。

  只是他们不是追责,就是担心影响他们产品销售、嚷嚷要退款。

  我再三保证严格按照合同完成业绩指标,不会给他们造成任何损失,大部分才暂时作罢。

  但仍有少部分合作商坚持退款,还讨要违约金,且极为固执。

  游说不成,我最后只能转交财务处理。

  “说说吧,怎么回事?”到了公司,我将视频甩到被指控抄袭的博主面前。

  二十出头的小姑娘,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情况,眼睛现在还是红肿的。

  想必被我找之前,已经偷偷哭了好几场了。

  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样,她们之前明明说这是翻拍啊……”她眼泪叭叭掉。

  我抓住了她话中重点,“他们是谁?”

  她说了两个博主名字,正是西江月撕她的那两个。

  “你认识她们?”我忍不住皱眉。

  我不干涉博主们的人际圈,但扯上西江月,心里难免膈应。

  “嗯。”她抽抽噎噎将手机递给我,“这里有我和她们的聊天记录。”

  我接过,粗略翻看了一遍。

  聊的内容还不少,大多数都是那边套话,她的拍摄创意也会主动跟那边说。

  只是开始的时候姐妹情深,但今天事发后她给对方发了不少信息,那边却都跟死了一样。

  “我可以相信你,但这是第三方平台,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她们?”我问她。

  “私信,她们是通过私信联系我的。”她就着我的手,扒拉了几下手机。

  我看了眼里面留的联系方式,打开微信进行比对。

  如我所料,微信号已经修改了。

  摆明了是西江月那边早就做下的局,就等着我这边的人咬钩。

  我被气笑了,“现在呢,你还能怎么证明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眼泪掉的更急了。

  我感觉语气再重一点,她会直接当着我的面哐哐撞墙。

  “不是我不想保你,只是现在这局面,洗白的必要已经不大了。”我将手机还给她,“认栽吧,去准备道歉视频,身段放低一点。”

  她收了手机,却没有走。

  “还有事?”我抬眸瞥了她一眼。

  “老板,对不起,给你们添麻烦了……”她先给我鞠了个躬,又给站在窗户那边的唐婧冉鞠了个躬。

  “你对不起的不是我们,是你自己。”我叹了口气,“这个号运营到百万粉,付出了多少努力你自己心里清楚,今天掉了不少粉吧?”

  她点头,“一万多了。”

  一万多,还是花钱都买不到的活粉。

  “这个圈子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温良恭俭让,希望这事你能长个记性。”我站起身,拍了拍她肩膀,语气软了几分,“去洗把脸,咱们路还长,不怕。”

  她应了一声,走出去轻轻带上了门。

  “这事就这么算了?”唐婧冉扭头问我。

  3

  “不然呢?”我捏了捏太阳穴。

  “西江月锤人的视频逻辑清晰、条理分明,是铁证,想洗白就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和时间,我们耗不起。”

  我俯瞰窗外万家灯火,“就算最后证明人是被哄骗利用的,还要被网友群嘲没脑子。”

  “理事这个理,可我就是不爽。”唐婧冉暴躁地踹了脚椅子。

  再一次栽在陈诗月手上,我心里也很是不爽。

  “放心,这个仇我记下了。”我磨了磨后槽牙,声音里带了狠,“等我逮着机会,一定要咬掉她一块肉。”

  唐婧冉眼睛亮了亮。

  “但,事已至此。”我拎起链条包往背上一甩,“道歉视频那边你盯着点,我先走了。”

  做自媒体的人是24*365的工作模式,加班加点是常态,没一个作息正常的。

  但我和唐婧冉彼此分工明确。

  “遵命。”唐婧冉主动帮我打开了门。

  开车回去的路上,我打了很多电话,联系那些有钱就能驱使的“小鬼”,找西江月的漏子。

  以前我不屑用手段,哪怕陈诗月挖我人挖我客户,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  能挖走的就不是稳固的同盟,她能挖走的迟早都会走。

  但现在她欺负到我护着的人头上,这就不可忍。

  如果能找到西江月的错处,我就能借机反击,还能有针对性地制定下一步发展计划,给我公司背后那位神秘投资人一个交代。

  我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。

  屋里灯火通明,许皓辰捏着画笔在悠闲惬意搞创作。

  这一刻,我突然感受到了世界的参差。

  “年轻真好。”我站在玄关处,忍不住感慨了一句。

  “哪里好?”他听到声音,扭头看我。

  我看了眼他那幅色彩斑驳凌乱、线条缤纷诡异的抽象画,“比如你想做一件事,只用看喜不喜欢,而我却需要考虑应不应该、能不能。”

  “是不是工作很棘手?”他凝眉沉思了一会,“要不公司别开了,我养你。”

  “你?”我看了他一眼,又指了指自己胸口,语气飘了几分,“养我?”

  自从公司步入正轨,我每个月开销稳定六位数以上。

  而我这个帅气的小男友,则是我在蛋糕店捡的兼职生,开学读大三,目前一穷二白。

  “放心,我养得起。”他的表情一本正经。

  “好。”我踢掉高跟鞋,走到他背后抱住他,“等我哪天破产了,我们比赛喝西北风,看谁肚子更能装。”

  “你少瞧不起人。”他下巴一扬,又酷又傲娇,“我可是做大事业的人。”

  “是是是,你将来是做大事业的人。”我附和点头,“但是现在,你可以先拿手中的笔,画一幅专属于你的商业帝国。”

  说完这话,我自己先笑岔了气。

  不知不觉,笑声驱散了心头几分阴霾。

  “麻烦把嘴角收一收。”他转过身,伸手将我脸颊轻轻一捏,“你可以怀疑一个男人的实力,但不能说一个男人无能。”

  “是我无能,我家皓辰最棒了。”我亲了他一下,起身想去洗澡。

  他不满哼唧,挑起我下巴狠狠掠夺。

  刚满二十的帅气少年,气息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清冽,不消片刻就搅乱了我的方寸天地。

  因为吃到了糖,他眸子里盈满笑意,明亮温柔,像是朝霞之光。

  我当即将手机关机扔到一边。

  工作的烦心事一边去吧,天塌了都不能打扰我此时此刻享受生活。

  4

  第二天一开机,手机就弹出不少消息。

  除了唐婧冉给我发的道歉视频链接,还有我托人打探消息的回复。

  其中一个朋友告诉我,西江月看中了一部小说《将军别跑》,想要改编成微短剧,目前还在交涉授权事宜。

  我当即一个大红包发过去。

  对方立马滔滔不绝,把知道的全部信息相告,还跟我说授权还没谈下来,西江月那边已经在拍摄这部短剧了。

  我听得震惊不已。

  如果我想点一把火,陈诗月这是亲手递过来一个万能打火机啊。

  我迅速将书名、作者名发给了唐婧冉,让她火速去谈授权。

  陈诗月砍我公司摇钱树,我抄她公司底,咱们俩谁都别好过。

  安排完这事,我洗漱一番,上桌吃早饭。

  许皓辰做的低脂玉米饭团配蔬菜沙拉,色彩搭配明艳,环保又健康。

  “小宝贝辛苦啦。”我在他脸上香了一下,走到座位坐下。

  他将一杯青汁递到我手边,“先喝点水润润肠。”

  男朋友如此体贴温柔,我的心情更美了几分。

  吃完饭,许皓辰去蛋糕店兼职,我送他。

  路上,唐婧冉给我打了个电话,语气兴奋。

  她告诉我,这位作者的编辑是她大学同学,如果我愿意以收益分成模式签署授权书,一个小时内可以搞定。

  这速度,看来关系很铁。

  “这个我没意见。”我嘴角不自觉上扬,“但是我有条件,这个作者以后作品微短剧授权这块,必须优先我们公司。”

  就算陈诗月想走歪门邪道,让这个作者给她写个高仿本,也得先过了我这关。

  “我马上去谈。”她立即挂了电话。

  “什么事这么开心?”电话刚挂,许皓辰笑着问我。

  “当然是工作上的好消息。”我眉飞色舞,“搞定这一单,咱们就可以多吃一个月的肉。”

  他忍俊不禁,“那我等着。”

  到了他兼职的蛋糕店,我将车停在路边,目送他进去后才开走。

  这时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电话。

  是一个我没听过的小牌子,想跟我们公司合作美妆。

  我怕砸口碑,从不轻易接受美妆产品入场,以档期满为由拒绝了。

  电话刚挂,我就看到陈诗月耀武扬威走进了许皓辰兼职的那家店。

  哪怕她戴着口罩,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  昨天才见许皓辰,今天就摸到位置信息了?

  这速度简直让人发指。

  我不信这是什么巧合,而且陈诗月切切实实掌握我一些过往“秘密”,我怕她添油加醋挑拨离间。

  想了想,我给唐婧冉发信息,让她托同学给西江月那边发消息拒绝合作,时效是立刻马上。

  她什么都没问,回我“好”。

  十几分钟后,陈诗月气急败坏地从蛋糕店走了出来。

  但,这还不够。

  我给早上提供消息的那个朋友打电话,问他手上有没有关于陈诗月个人的猛料。

  毕竟,常在河边走的人,鞋底子哪可能干净。

  朋友那边没让我失望,回我说有花边,但不只早上的价格。

  我给他转了一大笔定金,跟他说我要的不是捕风捉影,而是照片、录音、视频等实锤。

  朋友让我给他点时间,保证让我的钱花得不冤枉。

  我看着陈诗月远去的车屁股,悄悄攥紧了拳头。

  当初,陈诗月从我身边抢走了宋青禾,没付出任何代价。

  今天又想故技重施,再次招惹我。

  但我早就不是那个委曲求全、任人拿捏的钟意了。

  5

  “签字。”一进公司,唐婧冉就丢我一份合同。

  是《将军别跑》小说改编授权书。

  “有个懂法律会运营的合伙人就是好。”我翻看了一下,直接签下大名。

  有了这份合同,西江月已经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统统作废。

  她要是敢在没取得授权的前提下坚决发布视频,我不介意借舆论的风跟她斗上一斗。

  “原作者亲自担任制作人,只要钱到位就可以安排拍摄。”唐婧冉笑眯眯看着我,“时间紧迫,关键问题——缺男主。”

  “这个嘛~”我轻咳一声,试探性跟她商量,“要不你牺牲一下,让你家凌睿出演?”

  她的男朋友李凌睿,是我早期为公司签下的浓颜系帅哥。

  有了这个参照物,后来我签男素人就不自觉带了十二分挑剔,最终造成了公司今天李凌睿一枝独秀的局面。

  可气的是,我防住了对手公司挖人,防住了他跟公司解约,却没防住我的合伙人拐人。

  “吻戏那么多,想都别想!”唐婧冉一口回绝。

 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我还在想曲线救国之策,她的脑袋就凑了过来。

  “钟意,你说你男人‘姿色平平就是嘴甜’,到底平到什么地步?”她弯下腰,犀利的目光紧盯着我。

  “唔,就是放到人堆里不说话无人问津那种。”我撒起谎来不打草稿,“不过他除了嘴甜,厨艺也是一流啊。”

  我冲她飞了个媚眼,“他做的便当你也吃过了,是不是人间一绝?”

  她直起腰,凝眉沉思,“不露脸的美食博主也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,说不准可以帮助我们从服装美妆转战食品生鲜领域。”

  我被她灵活的应变能力打了个措手不及。

  “别,他学业忙,怕是没时间。”我皮笑肉不笑地婉拒了。

  “一周出一期,他只需要参与录制,占不了多少时间。”她丝毫不买我的账,“再说了,做这个不比蛋糕店兼职省时间啊。”

  “他还小,会做的菜式不多,后期怕是会才不配位。”我绞尽脑汁找借口。

  “这个好办,给他定个烹饪培训班。”她面色从容,“既然他有烹饪的底子,现学也不难。”

  “他还有镜头恐惧症,我怕他紧张切到手……”我有些无力招架。

  她笑得愈加和蔼可亲,“没关系,多录几期就适应了,我会给他备足创可贴。”

  “我错了,我不该肖想你家李凌睿!”我直接认怂,“从今天起,我将坚定地投身到物色男素人的伟大事业中去。”

  “就等你这句话呢!”唐婧冉打了个响指,将笔记本电脑往我面前一推。

  上面是一个PPT。

  内容很简单,是她对男素人这块做的预案。

  比如培养几个,大致走什么路线,怎么跟公司现有业务结合,预计投入多少资金等。

  想起这个月还没有给投资方交月报,我灵机一动,决定将这个PPT优化一下交上去。

  “还有不少改进空间。”我拿来纸笔写写画画,“比如扶持发展情感和故事类自媒体,鼓励博主们联合创作……”

  “我刚说的美食博主也写进去……”唐婧冉不甘示弱。

  我们俩唇枪舌剑,就公司下一步发展展开了头脑风暴。

  PPT定稿后,我发给了公司背后那位神秘投资方,打开了新收到的邮件。

  陈诗月这次的花边料,内容十分有趣。

  我将邮件转发给唐婧冉,她看清楚内容后,眼睛都冒了光。

  “片子你来剪。”我狡黠一笑,“等新剧发布,咱们一起痛打落水狗。”

  她眉眼一弯,和我击掌而笑。

以上就是我的奶狗男友小说的章节免费在线阅读,全文故事情节紧凑、幽默、妙趣横生,作者文笔代入感强,让读者深深的陷入其中,无法自拔。

相关内容推荐

是永军吖点评:

《我的奶狗男友》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!作者文笔细腻,想象力丰富,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,犹为突出情感描写,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。

猜你喜欢

最新其它小说